奥露恩的书柜.

“我不是真的想活着 但我又不愿意积极地去死.”

考完试了!……虽然很凉。
激情摸鱼。小零骑x皇帝鲁鲁。就……看了幸子太太那个小朱雀和鲁鲁的脑洞所以……。暗搓搓摸了摸。

暗搓搓摸一个军师。

朱修太好吃了呜呜呜我爱鲁鲁。从好多年前就站这对了然后今年找到粮死灰复燃。

虽然没画雀崽 但是私心占个tag。雀仔我……有点苦手。

他薄荷般的眼睛凝望着我,沁人的绿色中却燃烧着火。那是种怎样的凝视呢,像是能把我的一切看透,他就这样静静地望着我,明明是那样平静又忧郁的视线,却像尖锐刀一般刺进我软弱的心脏中。
我应该说些什么,理智这样告诉我。但我无数次试图开口,却仿佛被扼住咽喉一般,我无声地张着嘴,空气划破喉咙深处却发出了近似于哽咽的声音。
他望着我,半晌的沉默之后是悠长的叹息。他伸出那只骨节分明的苍白的手抚上我的脸,透骨的冰凉让我忍不住颤抖了一下,但他却凑近了我,我看见他蝶翼一般浓密又纤长睫毛,扫在我的脸颊上,粗砺的触感勾起一丝痒意。我脑子霎时间空无一物了,耳边只剩下他浅浅的呼吸声。直到他伴着轻轻的吐息的吻落在我的眼睑下时,我才意识到不知什么时候起,有什么冰凉的液体划过我的眼角。
那么近的距离,我眼见着那片薄荷变成了浓艳的森绿,而那片森绿中只清晰地倒映着我的脸。他终于俯身拥抱我,投降一般喟叹。
“别哭了,亲爱的。”
“别哭了。”

用复习材料的背面摸了鱼。

帕露 男性设定。我不会画露琪尔啊qwq

想画个帕露情头。先摸帕帕拉恰的线稿。私心占个帕露tag。

还没上色..也不知道会不会上色。懒。交个帕露党费!这对太好了!

“因为距离远了才意识到你有多重要。”。我不会画钻石呀...。

乱七八糟的摸鱼。

1p是今天的吸血鬼。

今天第一次考六级,裸考。凉了凉了,也不知道谁给我的勇气报名的。明年再见吧。